十年很久i

喜欢all路向,佐鸣,卡鸣,宿虎,五悠,后续可能都会写写
【磕all路的顺序:索路>罗路>香路>其他】

【all路】路飞,回大海吧11(全文完)

可能会ooc⚠️


本章1万+


私设:


1、路飞从小在海军总部长大,直到五岁时才被卡普大将送到风车村。


2、艾斯没有死,萨博恢复记忆,ASL已相认


3、本文主讲路飞失忆后被黄猿带回海军总部,与看着路飞长大的其余海军大将励志要将路飞重新培养成优秀的海军,草帽海贼团知晓后联合艾斯,萨博和罗一起攻打到海军总部,带回路飞。


小学生文笔,比较烂,为爱发电,不喜勿喷,感谢。


【悄悄说一句:原谅我的错别字555】


以下正文——————————




    “老大,这怎么看都是陷阱啊,”贝克曼无奈将窃听电话放下。就在刚刚,海军大将黄猿毫不掩饰的用公用电话虫打给了天龙人,表示马林梵多将会派出三名大将和二百名海军随行,于三小时后出发前往圣地护送信函。

    这让红发海贼团的人毫不费力的就窃听到了。

    香克斯听着这分明是说给他听的电话录音,嘴角不住的抽搐,海军真是一个心口不一的组织。

    “我们怎么办啊老大?”

    “将计就计吧,还能怎么办……”

    随后,香克斯走出船舱,“兄弟们,出发了!”

    “头,要回了么?”拉基路咬了一口手里的肉,随口问道。毕竟昨天自家船长还感叹这趟可能要白来了。

    “不,去拦截海军的军舰,”香克斯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

    这下,红发海贼团的所有成员沸腾了,拦截海军这事,真是太有趣了!

    后面跟着走出来的贝克曼简单的和大家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大家的表情顿时一言难尽。

    所以,明知道海军是在利用他们,他们还要将计就计?嘛,如果为了那个可爱的小鬼路飞的话,也值了,毕竟这小鬼刚出海的时候自家船长可是拿着他的悬赏令傻笑半天,最后竟然还来了一句:不愧是我家小孩儿。这还能怎么办,自家孩子自家宠呗。虽然他们也喜欢那小孩儿喜欢的不得了。

    红发海贼团的人都相互看了看,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





    山治,乌索普,弗兰奇,艾斯和马尔科五人与刚刚破层而出的索隆大眼瞪小眼。

    “绿藻头,你个混蛋,搞这么大的声音干什么?万一把海军吸引过来怎么办?”山治忍无可忍,指着坐在地上的索隆怒吼道。

    “你说什么?臭厨子,你还怕海军?”索隆不服气了,抬了抬眼睛,不屑的看了一眼山治。这下山治更恼火了。

    “喂喂,山治,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我们赶紧走吧,”乌索普见情况不对,赶紧拉住山治就要往出走。

    “喂,恐怕已经出不去了yoi,”马尔科说道。

    “什么?”乌索普没有反应过来,回头看了一眼马尔科和艾斯。

    “他的意思是,有人来了。”艾斯扶了扶自己的帽子,微微一笑。就连远处的原本坐在地上的索隆也扶着刀站了起来,一脸警惕的看着门口。

    就在这时,一声爆音传来,山治赶紧一脚踢在乌索普的肚子上,乌索普一下子被踢飞出好远落在地上滚了几圈,成功从索隆打出的洞里掉了下去。而山治本人也急忙连连后退,原本二人站立的地方已经被冰覆盖。

    “山治,乌索普掉下去了,”弗兰奇惊讶的说道。

    “没事,他鬼点子多,能活下去,我们先应付眼前的。”山治喘着粗气说道。

    “哎呀,竟然被躲开了。”青雉缓缓从楼梯口走了出来。他看着面前的几人,挠了挠脸,“虽然挺不想和你们打的,但我也不能让你们过去,小鬼们。”

    “这可不由你了,”索隆兴奋地抽出刀,张狂的笑着。突然,他好像感应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自己的上方。只见原本就有些破裂的天花板开始往进渗透白色的烟雾,并且越来越多。

    “不好!”索隆连忙往旁边倒去。

    “轰!”天花板骤然炸裂坠下无数碎片,白雾应声而入,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

    这是,艾斯笑了笑,他已经知道另一位来的海军是谁了,一只手伸出,几缕火苗从他的手心里钻了出来,下一秒,火苗变成了熊熊火焰,缠绕在房间内。随后,草帽团的成员惊讶的发现,白雾开始慢慢收缩,最后竟在青雉旁边形成了一个人影。

    “海军中将,斯摩格!”

    “马尔科,这两个海军好像是给咱俩准备的啊,”艾斯向旁边的马尔科说道。

    “看样子是这样yoi,”马尔科笑了笑。

    “山治,你们听我说,这里我和马尔科留下,你们继续去找钥匙。”艾斯退到几人身边,指了指另一边的出口。

    “不行,我们怎么能丢下你们,”山治下意识反驳道,让他在战场上抛弃同生共死的伙伴。

    “喂,你们在那里窃窃私语,是不是太不把我们俩当回事了,”青雉不爽的声音从远处出来,山治下意识的看向青雉的方向,可是还没等他转过头,青雉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身前,一拳挥向山治,山治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躲闪,就在青雉冒着冷气的拳头即将挨到山治时,一个带有蓝色的拳头将之抵挡下来。

    “喂,大叔,偷袭可不太好啊yoi,”马尔科漫不经心的说道。

    另一边的斯摩格吸了一口烟,不甘落后,他将自己的半身化作白雾,朝着众人后面的索隆飞奔而去。

    “白拳!”

    “火拳!”

    “我好想说过,烟和火是能分出胜负的。”艾斯大笑。

    “Super,我明白了,这里交给你们了,山治,索隆,我们走!”

    山治不再纠结,“走了绿藻头。”

    “哈?你说什么,色厨子!”





——





    乌索普坐在地上,摸了摸被撞的生疼的腰,一下子按到了痛处,乌索普疼得的嘶哑咧嘴,随后一边踉踉跄跄的扶着墙站了起来,一边嘴里狠狠地骂道,“山治!你个混蛋!”

    乌索普扶着墙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时,他突然听到左右两边都有脚步声传来,惊的他四处张望,寻找藏身之处,他看到不远处地上放了一个高大的花瓶,匆忙之下,直接钻了进去。

    “欸?这里怎么被开了一个大洞?”

    “敌袭!这里也有敌袭!”

    两民海军打出惊呼,“我去拉

警报,你去通知藤虎大将!”

    “好的,但是我需要先把文件放到黄猿大将的办公室里。”

    黄猿?乌索普心下一动,从包里掏出一个弯曲的望远镜,探出头来观察着这两个海军,只见两个人交流完后相互行了一礼,其中拿着文件的海军转身进入了一扇门。

    原来这就是黄猿的办公室啊,乌索普心想,然后默默的看了一眼正上方天花板被索隆开的大洞。

    索隆,怎么说呢,你知不知道你一直在黄猿的办公室门口啊……

    等到两个海军走了后,乌索普颤颤巍巍的从花瓶里爬了出来,结果因为腿抖的厉害,不慎被花瓶拌了一下,结果花瓶开始摇摇晃晃,在摔碎的边缘反复横跳,看的乌索普心惊胆战,连忙扶住花瓶。

    乌索普扶着花瓶自我罚站了一会儿,才终于平稳了一下心情,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后,悄悄的溜进了黄猿的办公室,然后迅速开始翻找海楼石的钥匙和追踪手环的钥匙。

    终于,在将柜子,沙发,都翻了个遍后,乌索普将目光看向唯一没有翻过的黄猿的办公桌。

    乌索普走到办公室前,突然,他看到办公桌正中央放的一个盒子,盒子上面有一张字条,字条上面写着——马林梵多地下五层海楼石钥匙。

    乌索普:……

    ……

    ……

    怎么看怎么都像故意放在这里的……

    一个海军大将能出这样错误呢?

    乌索普心里满腔的疑惑,但他没有时间仔细思考,他打开盒子,拿起两把钥匙,准备离开黄猿的办公室。

    他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身将那张纸条拿走了。

    乌索普轻轻的将门推开一个缝,左右张望了一下,再确认没有海军后正准备出门时,门口正对的喇叭突然作响。

    “二队已就位!”

    “三队已就位!”

    “五队即将到达黄猿大将的办公室!”

    “……”

    乌索普默默的将门关上,身体靠在门上,下一刻,他的脸惊恐到直接扭曲,但是外面的海军马上就要过来了,他又不好出声大喊,只能将在原地,面容失色,嘴巴大张,舌头都被吓成波浪型。

    外面海军的脚步声已经出来,然而这个办公室里一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乌索普慌张的看着四周。他快走了两步,站在窗户旁边,想着要不干脆藏在桌子底下?他看了看前后都透风的只由三块木板组成的办公桌……这怎么藏啊!!!

    这时,大门的把手被拧动。

    “有人进过黄猿大将的办公室!”进来的海军看到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办公室后大惊失色,赶紧用电话虫通知已就位的三支海军队伍。

    而此时的乌索普,正用一根吊绳将自己吊在了窗户外边的一棵树上迎风飘扬,他在门把手拧动的一瞬间,迅速从窗台窜出,并不忘将窗户关上,在下落时,用腰间的绳索挂在了一棵树上,及时躲过了海军的追捕。

    不愧是我,英勇神武的乌索普船长。乌索普抹了一把头上的虚汗,心里开始骄傲。





——





    萨博在地上摊开地图,指了指地图上的一处,“这里,可以直接通向地下五层。”

    罗看了看萨博指向的地方,正是他们目前所藏身的房间旁边不远处的楼梯口,“这里应该有海军在把守。”

    “对的,不过我们有罗先生的能力,这个队于我们来说就是一大优势。”萨博将地图卷起来,放进怀里。看了一眼身边的克尔拉,只见她一脸惊讶的看着窗外。

    “克尔拉,你怎么了?”萨博奇怪的问道。

    克尔拉手指颤抖的指了指窗外的树上,“你们快看那棵树上,是不是挂着一个人?”

    萨博和特拉法尔加•罗顺着克尔拉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不是草帽团的鼻子当家?”特拉法尔加•罗也有些出乎意料。

    “确实是乌索普,罗先生,”萨博确认了的确是乌索普后,看了一眼特拉法尔加•罗。

    “Room!”

    下一刻,原本吊在树上半天挣脱不了的乌索普凭空出现在了萨博等人面前。然而乌索普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传送到了其他地方,还在地上扭来扭去,想挣脱绳子。

    “喂,别扭了,鼻子当家,”特拉法尔加•罗用鬼泣戳了戳乌索普。

    “欸?我怎么在这里了?”乌索普莫名被捅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换了地方,“特拉男!萨博,还有克尔拉,你们怎么在这儿?”

    “这话应该是我们问你吧,鼻子当家。”特拉法尔加•罗说道。

    “我们在这里准备前往地下五层去救你们,结果就看到了你。”萨博解释道。

    乌索普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你呢,乌索普,你不是和山治,弗兰奇被关起了?”克拉尔问道。

    “是这样的……”乌索普向三人解释了艾斯和马尔科将他们三人救出来的事,但是路飞还在地下五层。

    “关路飞的海楼石牢房的钥匙和他手上手环的钥匙已经被我拿到了,”乌索普从背包里掏出两把钥匙摊在手心。

    “什么?钥匙你拿到了?”克尔拉这下更震惊了,这钥匙可是在黄猿办公室里放着的,原以为要有一场恶战的,结果已经被拿到了。

    “哈哈哈哈哈,是吧,我乌索普船长所向披靡,当初我在我们村里可是有八千部下,我和你说……”

    “既然钥匙已经拿到了,我们现在就赶紧去地下五层找草帽当家吧,”特拉法尔加•罗无情打断乌索普。

    “喂喂,你别打断我啊特拉男!”

    “在此之前,我们得先联系到罗宾他们,他们几个人正往黄猿办公室那里赶呢,”萨博抓住特拉法尔加•罗的肩膀,制止了他往出走的冲动。

    “什么?罗宾他们去找钥匙了?那边已经被海军包围了,我还是跳窗逃出来的。”乌索普紧张的说道。

    萨博从怀里拿出一个电话虫,交给克尔拉,克尔拉心领神会,特拉法尔加•罗也随即发动果实能力,暂时圈出了一个范围,确保克尔拉的电话不会被窃听。

    没过几秒,电话被接通,从电话那边传来罗宾微微喘/息的声音,“喂,我是罗宾。”

    “罗宾姐,我是克尔拉,你听我说,山治,乌索普和弗兰奇已经被艾斯救了出来,乌索普已经拿到了关着路飞的两把钥匙,你们现在不要去找钥匙了。”

    “欸?钥匙被拿到了?不愧是乌索普啊!”乔巴的声音传来。

    乌索普又开始有些飘飘然了,他甚至准备去抢电话虫好好和乔巴唠一唠(吹牛)。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克尔拉?”罗宾问道。

    克尔拉看了一眼萨博,萨博思考了一下,拿过电话虫,“罗宾,你们现在来一楼,从左数第三个楼梯口旁边的仓库里,我在这里等你,然后让罗先生将你们送出马林梵多,你们需要尽快将桑尼号开来,等我们救出路飞后马上离开。”

    “我明白了,萨博君。”




——




    路飞一个人在海楼石制成的牢笼里无聊的躺着,山治他们也被艾斯和菠萝头救走了,硕大的马林梵多地下五层只有路飞一人,他出不去,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于是,只能闭上眼睛努力睡觉。

    路飞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只记得,自己又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他漂浮在半空中,望着下方另一个自己。

    小小只的路飞,与自己的两位哥哥喝了结拜酒,在广袤的森林里肆意的飞扬着回不去的童年,树上小小的又三小只亲手建造的木屋,在那里,他们三个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夜晚,他看着满天繁星,看着举着火把焦急寻找的达旦。

    这时,眼前美好的一切突然变成了一场大火,他看到在大火中的艾斯和达旦,看到奔跑的萨博,看到了,也许是他爸爸的革命军首领。

    “我是不会死的,我怎么可能丢下你这么胆小的弟弟。”艾斯看着扶着帽子的小路飞,眼神坚定的说道。

    画面快速转换,睡梦中的路飞皱了皱眉头。

   “我帮你解开绳子,你就做我的伙伴吧。”

    绿头发的剑士挥舞着三把刀,他保护了将后背交给他的小船长。

    路飞还看到,在只有他和索隆两个人航海的日子,那艘小到两个人平躺都做不到的小船上,剑士为了能让小船长睡得更好一点,一直都坐着缩到一个角落里,将大部分的空间都留给了小船长,两个人就在广阔的海平面漂流,他们最多的时候就是背靠着背,看着天上飞掠过的大鸟,讨论那种鸟究竟叫什么,讨论过后,两人一致决定就叫不可思议鸟,虽然已经有很多鸟都叫这个名字。

    直到看到了一座岛,在那座岛上,他们遇到了转偷海贼的小偷娜美。路飞得知娜美是航海士后,坚定的和索隆说,我一定要她当我们的航海士,可怜的剑士只能无奈答应,虽然那个时候娜美欺骗了他去他的船上做航海士,至少索隆和乌索普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路飞却不这么想,他认为,娜美答应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已经是伙伴了,而且,他知道,娜美心里是真的喜欢和他们待在一起的。

    那一天,路飞看到了耶稣布当初搂着他说的自己的孩子,什么嘛,两个人简直长的一模一样。只不过乌索普说大话的程度就是耶稣布这个做爸爸的也得望尘莫及。在那里,路飞终于有了自己的海贼船,黄金梅丽号,他太喜欢这艘船了,尤其是船头的小羊头,他在看到的第一眼,就决定,那只能是他的特等席。

    路飞第一次吃到山治做的饭时,整个人都惊讶的不得了,他难以置信竟然会有人能把食物做到如此好吃的境界,那时,他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一定要让这个厨子上船,这可能就是马琪诺说的所谓的想要征服一个男人,就要先征服他的胃吧,那个时候,路飞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想法的奇怪之处。

    娜美流着眼泪,将黄金梅丽号开走了,他看到娜美在海风中努力抱住自己,那样无助。

    “娜美,你是我的伙伴!”

    路飞看到自己站在阿龙乐园的废物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呐喊,他看到娜美流着眼泪,郑重的点头,自那以后,凡是小船长想到达的地方,她一定想方设法将船开到。

    路飞和他的四个伙伴,终于进入了伟大航线,看到了那头企图将红色大陆撞破的鲸鱼阿布,答应了公主薇薇打败克洛克达尔的请求,带着病重的娜美前往冬岛,那一次,薇薇教会了他,不是只有打赢了才能解决事情,为了伙伴的姓名,就是下跪也在所不惜。

    也是在这座岛上,他见到了有趣的驯鹿乔巴,虽然他一直认为乔巴是一只长的像驯鹿的狸猫。他和山治开心的说,让他做我们的伙伴吧。那场离别,是路飞见过最壮观的离别,从最高的山顶喷发出满天的樱花雪,整个冬岛都被浪漫的粉色所覆盖,圆月悬浮于空中,照亮海面,乔巴放下了心中所有戒备,梅丽号上,七个人月下尽情欢乐。

    “罗宾,快说你要活下去!”

    “带我走,把我也带到海上去!”

    路飞觉得,路奇简直是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麻烦的对手了,而且,他总感觉路奇看他的眼神不是很对,尤其是路奇用尾巴缠住他并将他压在身下动弹不得时,那种欲言又止的眼神真的叫路飞好是疑惑。

    三档的后遗症实在是太大了,会变小不说,还会浑身瘫软,那一次,真是他打过的最难打的架了。要不是梅丽号来接他们,路飞觉得,自己都要死在那里了,可惜梅丽号不能再航行了。

    路飞一直不愿意回想起水之都,他让乌索普伤心了,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梅丽号也受伤了,是他亲手在大海上烧毁了梅丽,路飞时不时想起的时候,还很庆幸,幸好那个时候乌索普不在,不然他一定受不了。

    弗兰奇给了草帽团一个大惊喜,他竟然用宝树做了一艘这么好的船给他们,还有一个超级厉害的鱼缸。自那之后,路飞有一段时间总喜欢跑到弗兰奇的工作室里看弗兰奇发明不可思议的东西,他觉得真的是太帅了。

    路飞很喜欢自己的伙伴,他总是为了伙伴不顾性命。

    “路飞,醒醒,路飞!”

    睡梦中的路飞,感觉到好像有人在叫他,他努力睁开眼睛,抬头看过去。

    “乌索普!”路飞惊呼出声,赶紧爬了过去,甚至忘记了这时海楼石制成的牢房,双手直接抓了上去。不出意外的再次瘫软在地。

    “路飞,还有我和克尔拉呢,”萨博笑着说道。

    “萨博,克尔拉。”路飞开心的叫道。

    ……算了,不和路飞君计较。不过,怎么感觉这路飞君再见到他们有些激动过头呢?

   乌索普打开海楼石牢房,路飞走了出来,萨博上前抓住路飞的手,示意乌索普将手环也打开,钥匙转动,手环应声落地。

    “赶紧走吧,我已经让娜美她们去开船了。”

    几人说着就往出口方向跑去。

    “你们觉得你们能逃的出去么?”一个豹子形状的人挡在了出口处。

    “路奇?”

    “CP9?”

    “啊啊啊!这不是路飞惨胜的那个么?”

    路飞做出攻击形态,“喂,养鸽子的家伙,别挡道!”

    “那可不行,你可是要交给世界政府的要犯!”路奇说道。

    “那就没办法了,橡皮橡皮,手枪!”如同雨点般的拳头应声打出。路奇丝毫不慌乱的躲闪。

    “不愧是CP9,龙之爪!”萨博闪身到了路奇的身后,一把抓住了路奇的头顶,乌索普看准了时机,朝着路奇放了一个烟雾弹,拉起路飞就跑。

    “你们觉得你们能跑的出去么?”路奇嗤笑道。

    “那可不一定,”一道女声传来,克尔拉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了路奇,从怀里掏出了一条铁链,猛地套在了路奇的脖子上,“咚”的一声,路奇瘫软在了地上。

    “在你们仓库里找到的海楼石刑具,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克尔拉戏谑的说道。

    “干的漂亮,克尔拉,”萨博夸赞道。

    “Room,”特拉法尔加•罗的声音破空而来,让后,几道身影出现在路飞身前。

    “特拉男,索隆,山治,弗兰奇,你们也来了,尼嘻嘻嘻,”路飞看到突然出现的伙伴,跑上前,一下子扑到了索隆的怀里,“太好了。”路飞仰着头开心的看着索隆,索隆原本冷酷的表情也有所缓和。

    萨博暗自磨了磨牙,特拉法尔加•罗看了一眼萨博,心里警钟大响,这个弟控快犯病了。

    “真是个不省心的船长。”山治点了一支烟。

    “Super,还是快走吧。”

    几人快速的往出跑,路飞发出灵魂提问,“索隆带头真的没事么?”

    “吵死了!”

    “前面怎么有打斗的声音?”萨博问道。

    “应该是艾斯和马尔科他们,”山治回答道,“你们下来的时候难道没有遇到他俩么?”

    “我送他们下来的,”特拉法尔加•罗这时出声道。

    “那我们还跑什么啊,特拉男,我们直接上去吧,”路飞说道。

    特拉法尔加•罗看了一眼旁边的路飞,“让我缓缓吧,稍微保存一下体力。”

    几人跑了上去,看到了和青雉,斯摩格打的难舍难分的艾斯和马尔科,路飞等人都纷纷加入了进去。

    “好重!什么情况?”

    “是藤虎大叔来了。”

    在窗户外面,藤虎现在一块地砖上缓缓飘了上来。

    “青雉,斯摩格,你们能下班了,”藤虎说道。

    青雉看了一眼手表,弹了弹微脏的衣服,艾斯嘴角微微抽搐,他能感觉到青雉和斯摩格并不是认真的要和他俩打。

    藤虎拔出刀,向路飞飞掠而去,索隆同样抽出刀挡在路飞身前。

    “路飞,不能让你们这么逃走。”藤虎重力施压,索隆一时被压在了地上动弹不得,山治等人见状准备支援,结果与索隆一样。

    “藤虎大叔,放开我的伙伴,”路飞生气的说道,“橡皮橡皮,巨人之枪!”变大的拳头向藤虎砸去,被藤虎轻松化解,但路飞的目的不是将藤虎打败,二期的带伙伴离开,在他打出巨人之枪的时候,另一个手臂悄然伸长,将伙伴们卷到一起,随着被藤虎躲开的拳头打到了墙壁上,墙壁瞬间破开了一个大洞,而路飞也趁着藤虎来不及出招之时,迅速带着伙伴们跳出高楼。

    藤虎感觉到了要逃跑的路飞,抽出刀再次追了上去,却被索隆挡了下来,两人交锋的一瞬间,藤虎的嘴巴张了张,好像说了什么,但是冲击波太过剧烈,只有索隆一人听到,索隆微微睁大眼睛,随后郑重的说了一句。

    “哎呀,逃跑了,”藤虎惋惜的说道。

    “行了,别装了,”斯摩格抽了一口烟说道。



    路飞将自己吹鼓成一个气球,众人落在了他的肚子上一一被弹了起来。当他解除能力后身形也随之变小,这是三档的后遗症。

    索隆一把抱起他,众人飞快的想港口跑去。众多海军将他们的去路挡住,弗兰奇开启了浑身的炮弹攻击,乌索普也加入了进来,一时间,各色的技能满天飞。

    “喂!路飞,索隆,山治!”娜美在船上看到了即将靠近港口的几人,赶紧招手。

    这时,路飞也恢复了原样,但还是有些脱力。

    特拉法尔加•罗看到了娜美,“大家,都往我这边靠一靠。”

    众人听到特拉法尔加•罗的话,都靠了过来,“Room!”

    “海贼消失了!”

    “人不见了!”

    海军们面面相觑。

    “路飞,你们终于回来了,担心死我了,”乔巴哭着跳进路飞的怀里。

    “乔巴,抱歉,让你担心了。”路飞抱住乔巴。

    “路飞,艾斯,萨博,我是你们爷爷,我是你们爷爷,我现在要逮捕你们。”

    岛上另一侧开出了一条船。

    “爷爷?”

    “老头儿?”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如同雨点般的炮弹朝着桑尼号飞了过来。

    “喂,爷爷,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人,你拦不住我的!”路飞站在狮子头上大吼道。

    卡普一听就来气,给这三个小兔崽子铺好了路不去当海军,非要当海贼,哦,还有一个在革命军。

    “弗兰奇,还有多长时间?”娜美焦急的问道。

    “两分钟!”

    “好的,大家再坚持两分钟!”

    “啊,快看,路面上结冰了!”乌索普惊慌的指着海平面上越来越靠近的一条冰路。

    “火拳!”艾斯一拳打了过去,只是稍稍减缓了结冰的速度。其他的人还在拼命的阻拦着飞过来的炮弹。一时间,桑尼号周围炮火连天。

    “Super,大家都抓好船身,要飞了!”弗兰奇大声的说道。

    “马上,弗兰奇,”路飞说道,“爷爷,我们现在要认真逃跑了,还有!我一定会成为海贼王的!”

    “爆破来凤!”桑尼号的尾部打出剧烈的空气波,巨大的动力一下子推动这桑尼号冲上了天空。

    这时,路飞从裤子里艰难的掏出什么,一把仍向罗宾,“罗宾,接着!”

    罗宾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低头一看,是一条粉色的章鱼。罗宾心领神会,一下就知道了路飞的意思。

    “多轮花!”船上出现了许多手臂,抓着章鱼的触角,固定在了桑尼号的四周,“弗兰奇!”

    “哦!”

    弗兰奇在桑尼号到达最高点时跳上了瞭望台,手臂张开,将手心的圆孔对准章鱼,随后发出了一个小型爆破来凤,章鱼瞬间被吹鼓,桑尼号也开始在空中漂浮前进。

    这下,众人终于放松了下来,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瘫软在地。

    “路飞,都是你惹的祸!”娜美有气无力的指责。

    “嘻嘻嘻嘻,抱歉抱歉,”路飞仰躺着,笑嘻嘻的道歉。

    “真是个爱惹麻烦的弟弟,”艾斯叹息道,旁边的萨博也深表赞同。

     特拉法尔加•罗心里微微叹息,这个盟友,确实不省心。

    “对了,索隆,那个藤虎最后和你说了什么?”乌索普突然想起什么,碰了碰旁边的索隆。

    索隆想起来,在最后,藤虎挥着刀冲开过来,被他挡住了,但他还是感觉到了,藤虎可能连三分的力都没用到,就当他被藤虎击飞的瞬间,藤虎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我们家的孩子,就拜托你们了。”

    当时,索隆惊讶的睁大眼睛,到最后,他只是说了一句,“路飞,我们带回大海了。”

    “欸?那个海军大将和你说什么了索隆?”娜美也有些好奇。

    索隆微微笑了笑,“不,没说什么。”


——


    “好可怕啊,红发,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过来了?”黄猿故作害怕的说道。

    “行了黄猿,那个电话,不就是为了将我引过来的,”香克斯嫌弃的说道。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战国吃了一口仙贝说道。

    “我走到今天的位置,应该足以说明我不傻吧,”香克斯啧了一声,“路飞逃走了?”

    “是啊,回大海了,”黄猿叹息了一声,“还不是都怪你,红发,要不是你,路飞现在至少是个少将!”

    “不,不会的,即使没有我,他也一样会属于大海的。”

  

全文完


【乌索普日常偷家哈哈哈】


【关于战力问题:因为这个篇章是设置在水之都刚结束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草帽团和超星新应该打不过海军大将吧……emmmm,我是这样想的嘿嘿嘿嘿嘿】


【这个篇章完了之后,会写几篇小短篇过渡一下,然后再开启下一个篇章,合集就不换啦。下一个篇章应该是倒序版本。】


【第一次写带有剧情的连载文,感觉还是很刺激,接下来我会继续努力哒】

评论(18)

热度(275)

  1. 共2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