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很久i

喜欢all路向,佐鸣,卡鸣,宿虎,五悠,后续可能都会写写
【磕all路的顺序:索路>罗路>香路>其他】

【all路】路飞,回大海吧3

本章主要涉及【罗路】,含有微【青路】(长辈对晚辈宠爱型)



可能会ooc⚠️

私设:

1、路飞从小在海军总部长大,直到五岁时才被卡普大将送到风车村。

2、艾斯没有死,萨博恢复记忆,ASL已相认

3、本文主讲路飞失忆后被黄猿带回海军总部,与看着路飞长大的其余海军大将励志要将路飞重新培养成优秀的海军,草帽海贼团知晓后联合艾斯,萨博和罗一起攻打到海军总部,带回路飞。





小学生文笔,比较烂,为爱发电,不喜勿喷,感谢。



本文4000+



以下正文———————————





万里阳光号

    “你好,我是特拉法尔加·罗,请问草帽当家在么?”罗拿起贝波手上的电话虫,拨通了草帽海贼团的电话。

    “你好,我是乔巴,路飞他,呜呜呜,他不在,你有什么事啊,”乔巴哭泣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好的,船医当家,可以让罗罗诺亚当家的接听电话么?”罗听到答案,并没有太过意外,之所以再问一遍,可能是因为在他的心中是希望自己看错的。

    “好的,”然后罗就听到乔巴跑着去出去,还伴随着一声声索隆。

    “喂,是谁?”索隆心情并不好,接起电话时的语气没有多客气。

    “你好,罗罗诺亚当家,我是特拉法尔加·罗,关于草帽当家,我想我这里的消息你们可能会感兴趣。”

    几分钟后,索隆阴沉着脸挂断电话,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三把刀,挂在腰上,随后走出房间。

    “索隆?”娜美焦急的在外面等着,看到索隆出来,赶紧上前,“路飞他……”

    “路飞被黄猿带走了,”索隆不等那没说完,率先打断了娜美。

    “什么?”山治从台阶上跳下来,抓住索隆的领子,“绿藻头,你说什么?”

    “臭厨子,我说,路飞被海军大将黄猿带走了。”索隆盯着山治,一字一顿的说道,并用力的甩开了山治的手。

    “那路飞岂不是危险了,会不会被执刑啊?”罗宾在一旁一脸严肃的说道。

    “应……应该不会这么快吧,路飞被海军抓住还不到一天啊。”乌索普在旁边故作镇定的说着,但他的腿已经开始微微发抖了,为了稳住不软在地上,他用力抓着弗兰奇。

    “那我们赶紧追上去吧,我去开船,再晚一步,我怕路飞出事。”说着,弗兰奇就准备往驾驶室走。

    “可是,我还没有找到可以让路飞恢复记忆的草药,怎么办啊?”乔巴听到要走,顿时眼泪都下来了,这么多天,他虽然有些进展,但始终没有找到最后一株草药,“呜呜呜,我给大家拖后腿了,我太没用了。”说完,乔巴捂住眼睛,眼泪像没关住的水龙头一样,朝眼睛两边喷涌而出。

    “先等等,乔巴,你继续找草药,我们再停三天。”索隆这时突然开口说道,在船上,如果路飞不在时,那么,只有他能负担的起这艘船。

    “为什么啊索隆,我认为我们应该赶紧去救路飞,他现在可是连恶魔果实都不会用啊。”娜美着急了,她不懂索隆为什么要执意待在这座岛上,难道当务之急不是路飞么?

    “是特拉法尔加·罗还说了什么么?”罗宾看着索隆,思考了一下,开口问道。

    所有人都看向索隆,大家都能看得出索隆的脸色黑的可怕,以至于胆小的乔巴和乌索普都往弗兰奇庞大的身躯后面躲了躲。

    “我想你们应该记得,路飞失忆的第一天曾向我们说过,他小时候在海军长大。”索隆看了看众人。

    “路飞确实说过。”山治吸了一口烟说道。

    “特拉法尔加·罗说,他看到黄猿亲密的抱着路飞……”说到这儿,索隆顿了顿,有些出神,他想起之前他带着路飞去岛上玩的时候,曾问起路飞,“路飞,你小时候在海军长大?”

    “是啊,而且爷爷和黄猿叔叔还有烟鬼,青雉大叔他们,总是让我成为海军,什么嘛,海军一点也不自由。”

    当时,路飞嘟着嘴,一脸不开心的摆弄着手里的花环,然后又看着索隆,笑着告诉他还是当海贼和大家在一起开心。

    “我认为,路飞背带去海军总部应该不会有危险,因为路飞曾经告诉我,海军大将想把他培养成优秀的海军。”

    “所以,索隆,你的意思是,黄猿将路飞带走,可能会继续培养路飞当海军?”弗兰奇一脸难以置信道。

    “极有可能,而且特拉法尔加·罗已经追上去了。”索隆说道。

    “如果是海军总部的话,凭我们和特拉法尔加·罗两个海贼团怕是很难将路飞带出来。”罗宾沉声道,“我建议,把这件事告诉路飞的两个哥哥,如果艾斯和萨博也加入的话,成功率会更大一点。”

   于是,草帽海贼团决定,将于 三天后,前往海伦政府,展开路飞争夺战,而在这三天,弗兰奇开始改良各种武器,乌索普每时每刻都在制作不同的弹药,乔巴则是和索隆继续寻找草药,山治每天都在打猎,厨房都已经塞不下了,只为路飞回来时能让他吃个够。

    罗宾和娜美联系了白胡子海贼团的艾斯和革命军二把手萨博,当二人听闻路飞被海军抓走被迫当海军时,当即表示,要立刻前往,掀了海军总部的老巢。最终,二人在罗宾和娜美的极力劝阻下,才勉强恢复理智。

    与此同时,在海军舰上路飞正在高处的瞭望台上无聊的趴着,突然,他看到海上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冰路,上面有人在骑自行车。路飞好奇的站起来,看了一会儿,突然兴奋的朝着骑自行车的人挥手,“喂,青雉大叔,青雉大叔,好久不见啊。”

    “欸?好久不见?”路飞顿了一下,歪着头疑惑着脸,好久不见?为什么是好久不见?

    “哦,是路飞啊,”青雉直接骑着自行车上了船。他已经接到黄猿的电话,了解了事情经过以后,实在坐不住了,一个人翘了班骑着自行车一路朝着黄猿的海军舰驶来。

    听到青雉叫他的名字,路飞伸出头,看到青雉已经来到了瞭望台的下方,随后,路飞一个单手起跳,就从十几米高的瞭望台上跳了下去,青雉看到落下来的路飞,赶忙上前接住,“嘛嘛,你总是这么调皮,路飞。”

    “哈哈,这样才有趣嘛,大叔。”路飞抱着青雉的脖子,哈哈大笑着说道, “你怎么来了呀,大叔,”

    “当然是来接你啊,你爷爷听说你要回去了,开心的天天练拳,说是见到你的时候要给你爱的铁拳。”青雉抱着路飞,看着他脸上灿烂的笑容,抚摸着他的后背。

    “额……”路飞脸上的笑容顿住了,空气好像都凝固了一般,青雉也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做笑容逐渐消失,路飞把脸埋进青雉的颈窝里,“唉!怎么办啊,爷爷的拳头好疼的。”路飞闷闷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委屈,卡普的铁拳简直就是他的噩梦。

    “啊咧啊咧,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路飞也有这时候啊。”黄猿戏谑的声音从路飞身后传来。

    “哼!”路飞看到黄猿叔叔也来了,就从青雉的怀里跳了下来,双手交叉在胸前,扭着脸,一脸傲娇,怕怎么啦,又不是打在你身上,哼!

    “怎么把你派来了?”黄猿摸了摸路飞的头,朝着青雉问道。

    “解释起来有点麻烦,总之就是怕有人劫船。”青雉站的有些累了,找了个干净的地方侧躺了下去,打算休息一会儿,“路飞,来。让大叔好好看看。”

    “欸?劫船?好有趣啊!”听到劫船二字,路飞眼睛都亮了。

    “这船上有我,还能有人劫船?”黄猿有些不满意了,为自己的战斗力明显被低估感到不愤。

    青雉侧躺着,一手撑这头,一手在路飞的胳膊腿上捏了捏,眼睛里闪烁着些许的心疼,心里感叹,还是太瘦了啊,嗯,得多吃肉,全然不知道路飞一天一个人就能干掉这个船上半个海军的伙食。

    “对了,战国让我把这个给路飞带上”,说着,青雉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手环,拉过好奇的路飞,戴到了他的手上,黄猿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世界政府研究出来专门用于定位的手环。

    “哇,好漂亮,这是干什么用的?”路飞一脸好奇的摸着手上的手环。

    “这个啊,这是你爷爷他们怕你又跑丢了,特意给你找来的。”青雉摸了摸路飞的软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地胡说八道。

    夜晚,听着黄猿和青雉絮絮叨叨了一晚上的路飞终于被放回房间睡觉,早就困的不知所云的路飞一头宰到床上,下一秒直接进入梦乡。

    停在不远处睡下的潜艇中,罗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隔着海水的月亮,缓缓直起了身。

    “船长,真的不用我跟着你去么?”贝波在一旁将帽子和刀递给罗,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不用,我一个人就够了,查清事实我就回来。”罗戴好帽子,拿起刀,随后,比了一个手势,“Room。”下一秒,罗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海军舰路飞的房间里。

    看着在床上睡姿并不怎么好的路飞,罗的头上不由得冒着黑线,我们着急的要死,你却在这里睡得这么香?

    罗用刀的底部戳了戳路飞的头,“喂,草帽当家,醒醒。”而路飞只是翻了个身。罗拿着刀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一拳打在路飞头上的冲动,再次用力的戳了戳路飞的头。

    “干嘛呀,知不知道打扰人睡觉很不道德啊。”路飞终于在罗的不懈努力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路飞有些火气的说道,全然不知距离罗的到来已经过去半个小时过去了。

    “草帽当家,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睡觉?”罗看到路飞这悠哉悠哉的样子,简直气不打一出来。

    路飞缓缓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楚罗的样子,很熟悉,像看到索隆山治一样的熟悉,路飞认为这是自己认识的人,而且是个好人,但是他记不起来了。

    “你是谁啊,”路飞努力睁着眼睛,看着罗。

    “听着,我叫特拉法尔加·罗,草帽当家,你现在需要告诉我这里的情况。”罗听着路飞满含睡意的声音和因为揉眼睛而有些发红的眼角,罗的心脏突然停顿了一下。该死,怎么这么可爱。

    “特拉……特拉男?”路飞努力回想罗刚刚说的名字,这名字怎么这么长,这怎么能记得住。

    罗捂着脸,他就知道,最后一定是这个。

    “草帽当家,现在……喂,你干什么?”罗猝不及防的被路飞拉这躺下来,并被路飞手脚并用的缠住,甚至还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罗白皙的脸庞不受控制的红了,双手开始扒路飞缠在自己身上的胳膊,突然摸到了一个硬的东西,罗抓着路飞手拿起来一看,就知道这是海军大将为了防止有人劫走路飞特意给他戴的追踪手环。

    这下有些麻烦了。

    “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么?现在睡觉!”路飞把头埋进罗的怀里,抱着罗,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思考中的罗将怀里的路飞圈住,并用腿将路飞乱动的腿固定在双腿中间。

    等他答应过来时,路飞已经再次进入梦乡。

    “喂,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啊,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口嫌体正直的罗红着脸,轻声说道。

    “唔,要去海军总部,爷爷让我当海军。”路飞闭着眼睛,睡意朦胧地说道,“先睡觉好不好嘛?”

    “唉!”罗认命的抱着路飞,并且还往紧抱了抱,闭上眼睛,算了,明天早点起来再回去吧,也没指望草帽当家的能把事情说清楚。

    另一边,贝波焦急的在潜艇仓里来回踱步,船长怎么还没回来,不应该啊。

    第二天,直到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时,罗才回到船舱。

    “船长,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啊,”看着一夜未归的罗,贝波老泪纵横,显然是看到了睡觉的希望。

   罗听到贝波的问话,脸颊不由得有些发红,他总不能告诉贝波昨天他抱着草帽当家睡了一晚,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去探查军舰吧。

    “咳咳,联系罗罗诺亚当家吧,基本情况差不多了解了,我看到海军总部发过来的文件了。”罗遮掩的咳嗽了一声,随后吩咐道。

    “罗罗诺亚当家你好,我是特拉法尔加·罗,情况我已经了解清楚了。”罗看着不远处的海军舰,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路飞,等我!



【可能会每个星期六日更新,因为工作日要上课,背书,写报告555,我尽量周六日多更】

评论(27)

热度(396)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